皮海洲:“最牛公告”捅了信披制度的软肋

皮海洲:“最牛公告”捅了信披制度的软肋

在“信息直通车”制度下,如何保证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的问题,这是摆在管理层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最牛公告”可以说是捅了信披的这个软肋。

最近,创兴资源发布的一则公告格外吸引市场的眼球,受到舆论的广泛“吐糟”,并赢得了“史上最牛公告”的“美名”。

这则于4月29日晚间由创兴资源发布的公告,针对近期该公司相关报道并造成公司股价下跌的情况表示,公司之前的并购、重组程序合法,内容真实,没有造假,大股东无图利行为,符合《公司法》、《证券法》的规定,经得起核查、审计。

在这则公告里,公司方面还怀疑近期新闻报道是某黄姓人士在背后操纵,以达到敲诈勒索上市公司的目的。

不仅如此,该公告还有为公司前任董事长兼创始人陈榕生先生平反昭雪、歌功颂德之意。

公告声称,2009年陈榕生先生因为购买自家股票而被定为“内幕交易”罪,陈榕生先生虽然觉得很冤,但也接受了这一现实,放弃上诉,接受这一经验教训并要求上市公司工作人员引以为戒,本份做人、稳健经营。

陈榕生先生仍然热爱社会、热爱上市公司、热爱生活,感谢身边帮助他的每一位朋友。

可以说,该公告内容慷慨激昂、情绪饱满,措辞抑扬顿挫,堪称是“史上最富有感情色彩的公告”。

这一点也可以从该公告全文共用了12个感叹号中得以证明。

但这是公告吗?

显然不是,这是披着“公告”外衣的檄文,是披着“公告”外衣的大字报。

这不仅是贴给投资者看的,贴给中国股市看的,更是贴给管理层看的。

是一张贴给信息披露制度的大字报。

它暴露出来的是信息披露制度所存在的诸多问题。

尤其是在近年来,管理层一再强调要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强调信息披露要增加准确性、及时性、全面性的情况下,“大字报公告”的横空出世,无疑为当前的信息披露制度敲响了一次警钟。

首先它暴露了在“信息直通车”制度下,如何保证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的问题。

创兴资源发布的这则“最牛公告”显然已经超出了“信息公告”的范畴。

它不仅没有准确性,而且还给市场制造了太多的悬念与是非,让投资者越看越糊涂。

好在上交所第一时间对该公司股票进行了停牌处罚,不然这样的公告将会让投资者束手无策。

但这样的公告却硬是让它发布出来了。

而根据上交所的说法,4月29日下午创兴资源通过上交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业务管理系统,按事前审核公告类别提交“临2014—12号”公告。

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发现公告涉及的媒体报道澄清、大股东承诺等事项的披露形式和语言表述与信息披露要求不符,随后于17时30分将公告通过信息披露系统退回公司,并提醒应以客观事实为依据。

然而,该公告退回后,公司方面又自行按事后审核公告类别,在信息披露系统提交同一份公告。

因此,在“信息直通车”制度下,如何保证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的问题,这是摆在管理层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最牛公告”可以说是捅了信披的这个软肋。

其次,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过程中,谁来对信披质量把关负责,这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常规来说,上市公司的信披质量是由公司董秘来负责的。

而就“最牛公告”来说,其质量上的问题,作为创兴资源的董秘来说显然是非常清楚的。

但为什么要将这样的公告发出来?

因为从事后的有关报道来看,该公告是公司现任董事长陈冠全亲自操刀的。

而陈冠全则是公司前任董事长陈榕生之子,所以这才有了“最牛公告”为前任董事长陈榕生的平反昭雪与歌功颂德。

因此面对公司董事长的亲自操刀,公司董秘也只能靠边站了。

如此一来,上市公司信披质量由谁来把关负责也就成了问题。

此外,对“最牛公告”如何处罚,同样是目前信披制度的一个弱项。

从信息披露的角度来说,“最牛公告”堪称无法无天,应该给予其最严厉的处罚。

但从现实来看,上交所公司监管部门只是约见了创兴资源董事兼执行总裁及公司董秘,就其于4月30日发布的“吐槽式”公告内容进行了监管谈话。

约见后创兴资源发布公告,称将从四个方面即刻整改。

“最牛公告事件”因此不了了之。

这样的结果令人大失所望,明显不利于上市公司信披质量的提高。

作者:皮海洲?


Enter your keyword